四川解散馬明宇不绝望:大寒之後 就是中國足球立

  作為中國足壇名宿和中國足協執委,馬明宇這兩年過得有些“纠结”。

  從2016年上任四川FC俱樂部總经理後,他所管理的這支球隊屢经波摺,在不败衝甲的高光後就遭遇资金问题,一步步走到了解散邊缘。

  據四川多家媒體透露,四川FC已處于“停擺”狀態,在至今還有工资经费拖欠的情况下,祗差官宣解散。

 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專访時,馬明宇縱然無奈,但也并未绝望,“很多人在说‘冬天’來了,球员和所有足球行業的人也都麵臨着思考。”

  也许,馬明宇的想法正應了那句话——大寒之後,就是立春。

  馬明宇和黎兵是四川FC的管理核心。

  三年,從辉煌到落寞

  馬明宇说,自己和四川FC(原名為四川安纳普爾那)的工作合同是從2016年10月31日開始的,期限為3年。這意味着,其實在去年的10月底,他就已经在程序上和這家俱樂部不再有工作關係。

  “還有一些善後的工作,一些雜事需要處理。”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。就這樣,他又為了俱樂部的事情而繼续忙碌,但最终,四川FC還是没能成功找到下家。

  事實上,解散的危機,早在去年的這個時候就上演過一次。當時,刚刚在2018赛季中乙不败奪冠從而衝甲的四川FC,在2019赛季中甲開始前,就差點因為無法取得有球员簽字確認的工资獎金錶而被取消资格,直到期限最後一天,才在最後時刻遞交了相關材料驚险“续命”。

  但好不容易打上中甲後,球隊的转讓之路却依然坎坷。一開始打算註资的德陽旌城中途退出,而後進入的大觀集團也遲遲未能正式完成转讓,四川省足協後來以托管的方式暂時接手球隊。

  直到去年9月,四川FC才看到了曙光——在四川體育管理部門的幫助下,俱樂部獲得了五糧液等多家本土企業的赞助,總價值8500萬元,球隊由此一度走上正轨。

  然而四川省足協的托管日期祗到2019年11月,在上赛季中甲结束後,這支球隊再度陷入“無米下锅”的窘境。在看不到未來希望的情况下,隊内不少球员已经在尋找新的工作谋生。

四川解散马明宇不绝望:大寒之后 就是中国足球立

  馬明宇成為中國足協新一届執委、運動员委员會主任。

  球隊解散後,再起爐灶?

  一路走來,看着這支當初强勢衝上中甲,寄托着四川球迷期待的球隊因為资金和转讓问题而走嚮终结,馬明宇也满是遗憾。

  即便是在和俱樂部的工作合同结束之後,他也關註着這支球隊的情况,正如他此前接受采访時所说,“和教練组一樣,我聯赛结束合同就结束了。據说足協在協调新的投资人,我都是通過新闻了解一些情况。”

  在2016年刚刚上任球隊總经理時,馬明宇也曾有许多豪情,當時他曾對外錶示,“我们希望能有多方的合力,讓四川足球用最短的時间衝上中超。我想祗要大家一起努力,四川足球重回中超的時间就會大大缩短,四川足球太需要一支中超强隊了,我们也渴望着‘黄色鏇風’能够再一次在中國足壇颳起。”

  然而现實是残酷的,夢想最终倒在了半路,但即便如此,馬明宇并没有打算就此放棄。

  近日就有網友發现,馬明宇作為股東參與了一家名為“四川恒耀足球俱樂部”的创辦,馬明宇本人也嚮澎湃新闻记者確認了這一消息。

  “现在我们正在加緊工作,争取能趕上2020赛季(中冠聯赛),這是一家業餘俱樂部,现在又很多球员在试训,我们也嚮社會敞開大門,歡迎各地球员來试训。” 

四川解散马明宇不绝望:大寒之后 就是中国足球立

  馬明宇(右)期待四川足球再次绽放。

  “冬天”來了,不是壞事

  事實上,现在的馬明宇工作任務并不轻鬆,除了投入精力在新球隊上之外,他還在去年8月的足代會上成為了中國足協的新一届執委,隨後又在去年11月成為了中國足協運動员委员會主任。

  從當初的國足隊長到今天的身兼多職,馬明宇说他并不纍,“(精力)没问题,我相信很多足球人都很辛苦。”

  在近幾年间,從中國職業聯赛體係中解散消失,或是遭遇资金欠薪问题的俱樂部并不止四川FC一家,而是還有许多,尤其是在低级别聯赛,许多球隊都遭遇了運營睏難。

  上個赛季,就曾有數支中甲中乙球隊因為资金原因解散,其中包括了在中超打拼過的延邊富德。本赛季的情况未見好转,據多方爆料,當下中甲聯赛足有四支球隊遭遇了资金问题,佔整個中甲球隊的四分之一,而在中乙,出现资金问题的球隊祗多不少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